我真沒想重生啊437-438

porsmm → 發表 2022-05-14T21:06:03
四百三十七、上帝喜歡妖豔的女人
作者:柳岸花又明
“······事情就是這樣的,王梓博來辦公室質問秋師姐,劉鵬飛人在哪兒。”

聶小雨和陳漢升彙報的時候,還有點心有餘悸:“以前看不出來王梓博還有這個脾氣,如果劉鵬飛在這裡,他肯定要去打架的那種。”

“梓博嘛,不奇怪。”

陳漢升笑了笑,也帶著點感慨:“他老實是真的,不過重義氣也是真的,畢竟幾十年的兄弟了。”

“切,你們才多大,還幾十年兄弟。”

聶小雨撇撇嘴,很快又有一抹煩憂浮上心頭:“那王梓博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深通真的要和火箭101終止合作嗎?”

陳漢升點點頭:“存在這種可能性,萬一火箭101破產或者被收購了,你有什麼打算呢?”

“啊?”

聶小雨看向陳漢升,眼睛裡流露出陣陣傷感,雖然事情都沒有發生,可是只要想到有這種可能,她就覺得很難接受。

“陳部長,你一定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吧。”

最後,聶小雨又把希望寄託在這個親手創立火箭101的男生身上。

“商業嘛,什麼事情都不是百分之百的。”

陳漢升開個玩笑:“你不會覺得我是萬能的上帝吧。”

聶小雨沉默了很久,突然罵了一句劉鵬飛:“這個混蛋,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總之我不管。”

聶小雨又沖著陳漢升跺跺腳:“我也沒什麼其他打算,總之就跟著陳部長了,我雖然不漂亮,但是當個小秘書還是夠格的!”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等到聶小雨離開後,他才自言自語的說道:“跟著我就對了,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其實就是上帝。”

······

第二天,陳漢升開車來到滬城的深通公司,他連孔靜都沒帶,因為場面肯定不會太好看,孔靜不太適合。

單人單車,還真有點關雲長單刀赴會的意思。

果不其然,以往每次都是貴賓待遇的陳漢升,今天連一杯熱茶都沒有,一個人乾巴巴的坐在待客室裡。

30多度的天氣,空調都故意不開。

“老子幹你們親爹和親娘。”

不過,陳漢升就是陳漢升,他沒興趣裝文化人,也不信奉“心靜自然涼”,他直接脫掉了短袖襯衫乘涼,掏出煙一根接一根的抽著。

他這次是來訛錢的,深通心裡不痛快也屬￿正常,冷落算個屁啊。

等了四十多分鐘,外面的走廊上一陣喧囂。

程德軍的小舅子周磊突然帶著一群人沖進來,二話不說揮拳就要打過來,嘴裡還罵道:“你他媽個養不熟的白眼狼,火箭101剛起勢就要賣給順風,你對得起深通的栽培和扶持嗎?”

“哎呦~~~”

陳漢升大叫一聲,軟軟的就往地上躺下去。

“阿磊,住手!”

還好程德軍出現了,他們剛才正在開會,研究的議題正是那份“6900萬”的合同。

會議剛結束,怒火衝衝的周磊按捺不住了,他當年是跟著程德軍用拳頭打天下的,人到中年,色心和脾氣仍然消磨不掉。

陳漢升這個狗日的,這邊還和深通合作呢,那邊居然和順風談起了收購。

這就好比一對夫妻過日子,兩人正商談小孩以後的成長計劃呢,丈夫卻偷偷準備和另一個女人領證了。

該打!

不過,程德軍是一個大企業的董事長,周磊可以這樣,他不能啊。

另外,陳漢升還真不是個軟柿子,先不談背後還有孫壁妤教授,他萬一真的把火箭101賣給順風或者仲通,那才叫欲哭無淚。

世界上的事情,只要能談,或者說只要願意談,那都有解決的辦法。

“他哪裡受傷了?”

程德軍聽到陳漢升“痛苦”的叫聲,心裡也是一緊。

不過,等到程德軍撥開人群後,發現陳漢升雖然躺在地上,上身什麼衣服都沒穿,可沒有任何挨打的痕跡。

“姐夫,我還沒碰到呢。”

周磊也有點發呆:“我他媽什麼都沒做呢,他就嗷一嗓子躺地上了。”

“我只是先叫了而已。”

這時,躺在地板上的陳漢升說話了:“周經理沙包大的拳頭太嚇人,我擔心來不及喊叫就被錘死,所以先叫一聲。”

其實地面上還挺涼快的,陳漢升都有點後悔沒早點躺下來。

程德軍只能搖搖頭說道:“漢升,你先站起來。”

“我不起。”

陳漢升直接拒絕了:“除非周總保證不打我,不然我遲早要躺下的,現在站起來有什麼意義呢?”

“我操,你氣死老子了!”

周磊搬起椅子要砸死陳漢升:“老子什麼人都見過,就是沒見過你這樣沒皮沒臉的混蛋,你還配做個人嗎?”

這是要動“兇器”了,其他人也趕緊攔下來,打兩拳其實不打緊,真要砸出問題,那是要坐牢的。

真以為能打官司能打得過孫壁妤?

可陳漢升實在太無賴了,一點虧都不肯吃,拳頭沒碰到自己就先躺下了,不僅周磊看的氣,深通多少管理層都想沖上去踩上一腳。

“好吧,我答應你。”

程德軍要談事情的,哪裡能容得下陳漢升和周磊在這裡胡鬧,盯著周磊警告道:“你要是再動怒,乾脆回桐廬老家吧。”

這是個非常嚴厲的懲罰,程德軍和周磊的祖籍就是桐廬的,回去就相當於養老了。

周磊面色一凜,狠狠瞪著陳漢升,不過已經放下了椅子。

陳漢升這才從地上爬起來,他也不撣一撣灰塵,直接把短袖往身上一套,混合著汗漬的襯衫馬上在後背上糾成一團。

不過他根本不介意,拍拍屁股就往會議室裡走去,根本不考慮形象或者外表,似乎只有利益才是他關心的東西,非常典型的實用主義資本家。

程德軍看的深有感觸,他走過去對陳漢升說道:“你要是早生10年,假如今年不是2004年,而是1994年,說不定還能夠創造一個大時代。”

陳漢升轉身打量兩眼程德軍,發現他沒有諷刺的意味,這才認真的回道:“程董,時代總是在變化的,1994年不錯,2004說不定更好呢。”

“哪裡更好?”

程德軍追上去問道,他似乎想和陳漢升打打機鋒。

可惜陳漢升並不感興趣,聳聳肩膀說道:“2004年的姑娘們都會打扮了,我喜歡妖豔一點的,最好是偏向妖豔賤貨那種。”

“你······”

程德軍有些無語,這真是個無賴和流氓,讓人恨的牙癢癢,但是偏偏沒一點辦法。


四百三十八、山河歲月的開端
作者:柳岸花又明
深通公司的會議室裡,幾個高層領導手裡都拿著《關於順風速運收購火箭101的磋商協議》的複印件,陳漢升面前也擺著一份。

“陳漢升,看到這份協議,你不覺得羞恥嗎?”

周磊雖然不能動手,但可以動口進行冷嘲熱諷。

不過他有點蠢,語言攻擊對陳漢升能有一點效果?

果然,陳漢升只是拿起來隨意翻了翻,然後“啪”的一下把協議扔桌面上:“我還是那句話,這不是我擬定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協議。”

“哼哼。”

周磊冷笑一聲,事到如今還當大家是傻逼。

“不過,這重要嗎?”

陳漢升反問一句:“我要是程董事長,不管外面的情況怎麼變化,任它紛紛擾擾,自己只要明確兩點。”

“第一,深通到底需不需要吃下火箭101;第二,深通需要花出多大的代價,才符合現在和未來的利益。”

陳漢升總結道:“其他捕風捉影的消息,深通覺得重要嗎?”

程德軍暗暗點頭,陳漢升說到自己心裡了,不管火箭101和誰接觸過,對方開出的價格是多少,這些都不是重要的。

最關鍵的是,深通到底需不需要這塊已經逐漸成熟的大學快遞市場;

如果需要,價格到底是多少?

想到這裡,程德軍也果斷扔掉了這份協議,敲了敲桌子說道:“現在我們重新開會,漢升你再去會客室待一會?”

陳漢升知道自己需要避嫌,他站起來說道:“不會又是那間冷氣都沒有的會客室吧。”

程德軍笑了笑:“不會的,這一間應有盡有。”

陳漢升還在琢磨“應有盡有”的具體含義,等到打開會客室的紅漆木門的那一刻,他終於明白了。

原來,“二五仔”劉鵬飛也在這裡。

深通的董事長程德軍也喜歡來點惡趣味嘛,還故意把這兩人放到一起。

劉鵬飛也看到了陳漢升,他其實是更緊張的那一方,一臉警惕的看著陳漢升。

“放鬆點,這裡就我們兩個人。”

陳漢升用溫和的語氣安慰道:“就算我打死你,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劉鵬飛嚇了一跳,更加不安的看著門口,似乎隨時做好了逃走的準備。

陳漢升遞了一根煙過去,劉鵬飛狐疑的看著,沒有伸手接過。

“哎~”

陳漢升歎了口氣:“看來你還是怪我。”

劉鵬飛不說話,他跟著陳漢升時間較早,也正是因為瞭解的多,所以忌憚也最深。

“這事不賴我,你和秋師姐兩人必走一個的。”

陳漢升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在解釋原因:“你們要是能私底下解決也行,不過已經在火箭101裡面鬧開了,那只能全走,或者只能留一個,秋師姐母親重病,她走了那個家就垮了。”

“鵬飛,你不是我,沒有站在我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陳漢升又遞過去一根煙,這次劉鵬飛接下來了,可他也厲聲的反駁:“那你就不該賣掉火箭101,那樣秋師姐一樣沒有了工作。”

“賣掉火箭101不假,但是我有說不養她嗎?”

陳漢升斯條慢理的吞吐著煙霧:“秋師姐在火箭101每個月3000塊錢左右,難道我養不起?”

劉鵬飛愣了一下,他完全沒想到,陳漢升可以“白養”這些人啊。

“即使賣了火箭101,我遲早要做其他事的,那時他們又有新工作了。”

陳漢升站起身,緩緩的走到劉鵬飛面前。

劉鵬飛身體下意識的繃緊,隨時做好抵擋到來的“進攻”。

哪曉得陳漢升只是“啪嗒”一聲按下了打火機開關,原來他看到劉鵬飛一直沒抽煙,親自過來幫忙點燃的。

看著眼前搖搖晃晃的黃色小火苗,劉鵬飛猶豫了一下,又抬頭看了看陳漢升,最終還是把煙頭湊上去。

他現在居然有些愧疚,自己當時看到那份文件,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滿心只想著阻止這件事發生,還自認為是“正義之舉”。

其實,陳漢升還有更簡單的辦法,白養就好了嘛。

“我當時,當時······”

劉鵬飛想解釋,陳漢升似乎知道他想說什麼,擺擺手說道:“沒關係,即使你不送這份協議過來,我也會想其他辦法傳遞出去的。”

“你是故意的?”

劉鵬飛反應過來,他突然想到了“蔣幹盜書”這個典故。

三國赤壁之戰,曹操派使臣蔣幹勸服周瑜,結果周瑜故意偽造一份假的文書讓蔣幹盜回,錯殺曹營兩員大將。

“沒錯,協議是假的,價格也是我胡亂填的,只是為了讓深通獲知這條信息。”

陳漢升點點頭承認了:“其實我也在賭,五十對五十的可能性吧,沒想到你那麼膨脹,居然真的這樣做了。”

“陳漢升,還是你狠。”

劉鵬飛“吧嗒,吧嗒”抽著煙,澀聲說道。

“這些不算狠的,最狠的是······”

陳漢升彈了彈煙灰:“我把這個責任推到你頭上了,你最近別回建鄴了,先在滬城避避風頭吧。”

“什麼意思?”

劉鵬飛霍然抬頭。

陳漢升沒什麼興趣回答,閉目坐在空調底下休息。

劉鵬飛意識到什麼,趕緊打電話回金陵科技學院,結果他還沒說話,那些兼職大學生就搶先問道:“劉哥你電話怎麼打不通啊,現在外面都在傳,你把陳總的文件偷給了深通快遞,深通震怒之下要終止和公司的合作,火箭101的前途未蔔啊!”

“怎麼可能?”

劉鵬飛心想我把文件拿出來,這是準備阻止的陳漢升出售計劃,怎麼可能是前途未蔔呢?

“真的啊,陳總說那份文件是他準備和深通提價的,結果你提前洩露,深通做好了反制措施······”

兼職學生三言兩語把事情解釋清楚。

劉鵬飛聽完腦袋一陣眩暈,他覺得自己仿佛置身於一個看不見的漩渦之中,不管怎麼努力,始終只是當了一顆棋子。

“陳漢升,你他媽就是個混帳!”

劉鵬飛大步走過去,他很想掐死這個大混混。

陳漢升睜開了眼,盯著沖來的劉鵬飛,他突然掏出手機打開一條短信:“你自己看看,我和你到底誰混帳。”

這是秋安萍發過來的,時間是淩晨三點多:

陳總,深夜冒昧的打擾您了,我是想和您辭職的。

因為我和鵬飛的事情,公司裡人心晃動,我非常的不好意思。

其實,鵬飛骨子裡並不壞,他只是受到了金錢的迷惑而已,還有很大機會改過自新的,所以我離開後,懇請您繼續收留鵬飛。

我準備帶著母親回老家,聽說老家有個醫院今年引進了關於尿毒癥的治療方法,鵬飛這兩年對我付出頗多,我這裡存了點錢想還給他,請您幫忙轉交。

最後,謝謝您對我的巨大幫助,我永遠不會忘記您在危難時刻的援手,我祝您和沈幼楚身體健康,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以後每年拜神,我都會替你們兩人禱告的。

安萍,敬上。

“這條短信,我還沒想好怎麼回。”

陳漢升平靜看著劉鵬飛:“你替我想一想唄。”

“秋,秋師姐。”

劉鵬飛沒讀完短信,鼻涕眼淚就下來,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嘴裡還在念叨:“你不要走啊,你不要走,我才是混帳,我對不起你······”

空調的冷風吹打在陳漢升臉上,煙灰被吹得肆意飄散。

沒多久,只聽“咯吱”一聲響,會客室的大門被打開了。

周磊進來前,還在想像這裡會是一副什麼畫面,到底是兩人爭得面紅耳赤,甚至拳腳相向。

“最好是陳漢升被打個半死。”

周磊心裡暗暗的想著,哪知道真實情況,陳漢升吊兒郎當的安然端坐,另一個握著手機哭爬在地上。

“日,這什麼情況?”

眼前的情況太過詭異,這讓周磊看著陳漢升的目光,莫名其妙帶了一種畏懼感。

“周總,你們有結果了嗎?”

陳漢升主動問道。

周磊雖然心裡震撼,但是嘴上還是很賤,硬邦邦的說道:“有結果了,恭喜你啊陳漢升,年輕的百萬富翁。”

“百萬?”

陳漢升曬笑一聲:“要不要我現在給圓通的俞渭蛟打個電話,他說不定也對這一塊業務更感興趣。”

“好吧。”

周磊突然放棄了,陳漢升太皮太滑太噁心了,膽子也大,根本是嚇不到的。

“恭喜,年輕的千萬富翁。”

這一次,周磊誠心實意的說道。

陳漢升心裡有數,他走到周磊面前拿起手機,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在滬城工作個一兩年,以後未必沒有相見的日子,秋師姐是個好女人。”

劉鵬飛戀戀不捨的看著手機被拿走,等到陳漢升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把頭重重的抵在地上,大聲吼道:“陳哥,我求求你,幫我照顧一下秋師姐,我求求你了!!!”

“咚咚咚·····”

這是腦殼撞擊地板的聲音。

陳漢升側頭看了看,沒有吱聲的跨出會客室。

走廊的盡頭,程德軍率領深通的幾個高管在等待。

陳漢升笑了笑,這一跨,便是山河歲月變化的開端。

萬丈高樓,妥了。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