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男

jiouguai → 發表 2022-05-12T22:22:40
七月二十七號那天,硯香和琪琪又吵架了,這次比以往更加的嚴重。一氣之
下硯香又說出了心裏話,其實硯香也不是有意冒犯琪琪。這麼說吧,在硯香潛意
識裏,認為一個男人睡了一個女人就得對她負責,硯香自信他是個負責任的好男
人。

  當然,這話的真實度在外人眼裏可能沒有多大的說服力,如同作者用第一人
稱描述筆下的主人公時——描述他是多麼帥氣而有魅力時,不免會讓人覺得有自
噓之嫌;但硯香在寫那篇自白時,並沒有意識到這種吹噓會惹人恥笑,反而是更
加賣力地宣揚他自己——

  譬如硯香說他潔身自好,不搞亂七八糟的事,諸如什麼叫雞啊,在微信QQ
裏撒網捕魚,從未有過。除此之外,硯香還要自誇他在大多時候會在朋友面前誇
琪琪,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琪琪在翻了聊天記錄讓她放心跟硯香成的。(這
段原文大意如此,寫得沒法看。「我」變成了硯香)

  他總是這麼認為,也總是這麼想女人。

  在硯香的心裏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男人不去偷吃,不睡其他的女人,所以就
能得到琪琪的心,於是她也放心把身體交給他——主動去睡了硯香。

  用硯香的話來講,他被琪琪「強姦了。」(把我給睡了)

  正是因為這種錯覺,使得硯香說出那段話時不只是證明他為人是多麼的正直
可靠,他還想證明自己真的很專一哩。也許硯香的這些話在別人眼裏,又會給人
以高傲不同流合污之感。但硯香不在乎。他是想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向他的偶
像幻想傾訴心中的苦悶。

  二

  這天上午還是下午啊,又或者晚上,我不記得了,反正那種獨白去年看了就
不想再看,怕看多了倒胃口。隨便編一個吧。

  晚上,硯香躺在床上,他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一想起今日的吵架,沒來由的
氣憤,甚至他會覺得這一年來的感情投資算是徹底失敗了。硯香無論怎麼想、如
何去計算也無法撫慰他內心起伏不平的憤懣,更糟的是他也找不出倆人吵架的根
本原因。

  到底是什麼原因非得琪琪和他在婚前展開撕逼大戰呢?其實說白點,就是倆
人價值觀的差異。能在一張床睡,不代表能在一起過日子啊。就好比我看硯香這
個人,別人和他在網上閒聊沒事,但不能共處事——因為他的嘴巴太賤了,而且
還不能保守秘密。主要是後者,令人忌諱三分啊。

  硯香不是沒有在琪琪面前說過她日益膨脹的虛榮心使他受不了。硯香總是認
為一個女人就不應該和別人攀比,要是都像他那樣多好——吃泡面、啃饅頭都能
過一天。可是這種想法在琪琪眼裏卻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也不是琪琪想要過的生
活。

  躺在床側想了很久,他愈是回想倆人的不平等感情就愈是滿腔怒火,愈是滿
腔怒火就愈想要發洩他的不滿情緒。

  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晚上,人的情緒是最不穩定的時候,他作出了這一生無比
準確的選擇。硯香事後回想起那個晚上的決定,他沒有半點後悔。因為後悔在他
眼裏,本就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他不會在別人面前承認這種錯誤的,只會認為是
別人針對他,再不濟就是發牢騷,為什麼跟網友評論總是什麼?對了,大概意思
是說服不了他人。他老想說服他人,信服他的觀點。愚蠢!(不好意思,我忘記
原話了,每次寫作文,我都會翻找以前的記錄看,這次我就不翻了。)

  於是他從被子裏搜出手機,輸入密碼後便登陸了色情網站,他需要找他的偶
像幻想傾訴,但他未曾知道偶像對於安慰別人,排解他人的家務事一向不在行,
但最後還是說了幾句,使得硯香高潮迭起,嗷嗷狂叫偶像深得他心。

  在那個夜晚,硯香的意氣用事,迫不及待地打下了一行又一行的獨白,他認
真地分析了他的舔狗氣質和他的女神(哈哈)。訴說了剛開始時和女神的小心翼
翼交往,被她日了之後的無賴嘴臉。

  在硯香的眼裏,琪琪就是一個膚淺的女人,是一個愛慕虛榮且不看對方家境
怎樣便一心喜歡無理取鬧的小女人。而他自己卻成為了顧家不亂搞的好男人。

  手指飛快地敲打,硯香為了做到公平公正,也說了他的缺點,有暴力的傾向
,只砸東西不打女人。(這點我有點懷疑,可能是因為家暴在網上會惹來口誅筆
伐,所以做了些許隱瞞。在此我的依據是,一個時常控制不住自己脾氣的人,喜
歡砸東西來嚇唬人,會忍住不動手打人?這點我是存疑的。推她一把這點我是肯
定認為是存在(發生)的。至於動手打哪里,怎麼打,受傷程度我就不敢保證了
。)

  很快啊,硯香刷新了網頁,看到了回復,他很高興,於是便繼續說下去。將
倆人交往的過程,還有琪琪的家人的情況也透個徹底,真不愧是個好男人!

  這就是硯香要的公正與公平!哈哈!

  三

  琪琪看完了硯香的所有的留言,她氣得臉色鐵青,本以為那天吵架後,她也
認識到自己的錯,於是主動原諒了硯香,還尋求複合。但過了沒幾天,琪琪又在
查硯香的手機。

  硯香從浴室裏出來時看到琪琪看他的手機,三步並作兩步,飛快地跑來奪回
他的手機。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硯香說,「懂不懂什麼叫個人私隱。」其實硯香
那時心虛得可怕,他不知道琪琪到底看了多少,在他去洗澡時,正好在回復偶像
大作的評論哩。

  但奇怪的是,面對硯香的瘋狂咆哮,琪琪沒有一絲一毫的脾氣,反而笑嘻嘻
的說:「我不就看幾眼嘛。看把你給緊張的。不過還好,你沒有做過對不起我的
事。」

  一聽到這裏,硯香的心緒穩定,而後信心又是大增,他已經從琪琪的眼神和
話裏沒有嗅到危險的味道,心神才淡定下來。

  「當然了,我可是一個好男人哦。遇到我是你的福氣!」硯香說完就嘿嘿笑
了起來,湊到琪琪跟前。他用雙手捧住她的臉頰,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琪琪連
忙用手擋住了硯香肥厚的嘴,使得兩個人沒有吻在一起。

  「不要了,我還沒洗臉呢?」琪琪拒絕道。

  「我都沒有嫌棄你。」說時,硯香又要吻下去。

  琪琪的眼中閃爍著不安:「還是不要了。」

  饒是如此幾次,是人也有三分火。何況硯香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男人,他的
脾氣暴躁是有目共睹的。同居這一年來,琪琪可沒少白白承受他的壞脾氣。

  「為什麼?」硯香的表情帶上了更加濃重的懷疑氣息,質問琪琪。

  琪琪這時望著硯香,答道:「什麼為什麼?我臉上好多細菌,你又不是不知
道我有些許潔癖。髒死了。」

  「是嗎?」硯香的語氣中再次充滿了懷疑。

  「當然是啦。」

  「我想吻你,為什麼總那麼難,每次都是你主動親我。我有時都懷疑自己是
不是男人了。」硯香像極了瓊瑤電視劇裏的男主,他大聲地咆哮出來,「為什麼
?這是為什麼!」眼淚鼻涕一把流,使人看了很可憐,可琪琪就是無動於衷。

  她這時冷冷地看了硯香幾眼,開始說人話了。

  琪琪瞪著硯香,眼睛裏仿佛都要噴出怒火:「真看不出來啊你!很有演戲的
天分嘛!」

  硯香不明所以道:「你說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你隱藏得好深。」琪琪陰惻惻地笑。

  硯香不喜歡這種笑,他從來都認為這種笑虛偽至極。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管她說什麼,還是打啞謎,總之否認就是
了。硯香心想。

  「要不要我給你點提示。」

  「你說就是了,」話到這裏,硯香忽然想起之前的一幕,難不成她知道了,
但同時也在心裏安慰自己,不會的,總不會那麼巧吧,他不過是回復偶像的其他
章節,斷不會發現,再說了,已經過去了一個禮拜了。

  琪琪故意擺出一副為難的表情:「我爸爸是個掃大街的清潔工人,你是知道
的。我媽呢,是一個擺地攤的。」(這段記憶不深。應該相差不大)

  琪琪又望了幾眼硯香躲閃的目光,停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我沒你命好
,你爸媽是知識份子。」(這段應該沒記錯,教師職工。)

  「琪琪,你這是什麼意思,」硯香也慌了,不會真的被發現了。

  「我的命好苦啊,想過點好的日子也沒有人能理解。」她苦笑道:「就連我
身邊人也是。」

  「琪琪,你這樣說話就沒意思了。有什麼話不能開誠佈公,非要藏著掖著。
」硯香禁不住聲音大了一點。

  這時琪琪的臉上顯出成熟的微笑。她注視著硯香說:「硯香,我就是覺得我
的命好苦。我想要過得好點,你們怎麼就不能體諒我的苦衷。」

  一說到這裏,硯香的暴脾氣又登陸上線了。就像按了變身按鈕的奧特曼一樣
,頓時神氣起來。

  「你看,你又開始說了,能不能不要提彩禮這件事啊。」硯香故作頭疼狀,
「你一說這個,我就頭疼。」

  「逃避是沒用的,最後還不是要面對?」琪琪咄咄逼人。

  「你是說得沒錯。」硯香無力的承認,但還是補充一句,「可你為什麼還提
。」說完他才發現這句話笨死了。

  琪琪反問道:「我們還要不要結婚?」

  「我倒是想啊,可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是嗎?」琪琪冷笑說,「所以你才在背後中傷我。」

  「你什麼意思,琪琪。我愛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做出傷害你的事。」說完
後,他坦然迎向琪琪凜冽的目光。

  「你撒謊的樣子——算了。」琪琪深吸一口氣,然後換了個語氣說:「你說
你愛我,你就要在陌生人面前,在你所謂的網上好友那裏逐條說落我家人,說我
愛慕虛榮,然後你就賣慘,博取他人的同情。」琪琪的情緒變得異常的激動,「
我愛你的!我真是個大傻逼,我以為我主動示好能換回我們的感情,誰知道吵
架一天不到,你就在網上數落我還有我的家人。硯香,你真不是個男人!」

  「夠了,你說夠了沒有!」硯香最受不了別人說他不是男人,而且這個人還
是他的女神。他覺得他的自尊心受到極大傷害,脾氣也變得急躁,憤然朝琪琪吼
道:「男人男人,你別動不動就說我不是男人,想要證明是嗎?我覺得我幹你時
就很像個男人。」

  「無恥!噁心!不要臉!」琪琪看到硯香的臉上堆出很猥瑣的笑容,在這猥
瑣的笑容下麵隱匿著一顆低俗的心。

  「呵呵,現在知道無恥了,當初誰享受得魂飛魄蕩,快樂淫叫。叫我賣力地
幹你!你現在沒需要了,當然穿上丁字褲裝矜持了。」

  「硯香,你真他媽的噁心!」琪琪凝望硯香的臉,強忍憤怒,認真的罵道:
「你太讓我失望了。」

  「我噁心?我讓你失望?你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口。先不說這個,我就說我
的事,如果沒有你虛榮,我會跟你吵架嗎?我沒有跟你吵架,自然就不會在網上
留言了。我不在網上留言,你就看不到了。你看不到的話,你就不會向我發脾氣
。這一切都是你的不對。」(賴得一手賬,哈哈)

  琪琪驚恐萬狀地看著硯香,背脊不禁一陣發涼,身上也冒出了冷汗,氣得她
滿臉通紅,「硯香,你真會胡說,怎麼變成了是我害你的。人是要有底線的啊。
你的無恥讓我覺得你很賤!」

  「我賤?我他媽還沒你賤呢!你玩過多少男人,我的處男都是給你拿掉的。
我本是一個傳統的男人,直到被你睡了,成為我的人。擔憂你離開我後,你會過
得不好。」

  「真是笑話,現在什麼年代了,誰離開誰活不成?我之前交往了幾個男人,
你是知道的,明知道我是有前史的人你還沖上去,你說你賤不賤。」

  「對,你罵得沒錯,我就是個賤男,喜歡撿破爛,而且撿到手後,還以為你
不會離開我。我真是想多了,什麼年代了都,哪有睡幾覺就負責你一生。」

  「是啊,你總算明白了。」琪琪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似的,大聲說道:「你才
是垃圾呢!」

  硯香不甘示弱地回擊:「垃圾罵我。」

  「我罵垃圾。」

  倆人就「雞生蛋,蛋生雞」的哲學問題來回辯論。最後還是硯香走出怪圈,
重新回擊,先是認低威,然後展開猛烈的進攻:

  「對,你說得沒錯。我是個賤男,但你也不是個好女人,好女人不會玩好幾
個男人。也就是說,你他媽也是個賤女人。」

  「什麼?」琪琪的眼神裏隱約帶著幾分怨恨,淚水在眼眶裏閃爍,「你知道
不知道你他媽在胡說什麼!」

  「我沒有胡說,我的確是在外人說我倆的事,在網上大肆說你的不堪,可是
你呢,你不也是在你閨蜜面前發牢騷,說我的不是。只不過一個是在外人一個是
在內人。我們都是一樣的貨色,誰也好不到哪去。賤男配賤女,天生一對,地造
一雙。哈哈。」

  「你真是個混蛋,我算是看錯你了。」琪琪的眼中噙滿著淚水。

  硯香知道這是女人常愛使用的武器,他狠下了心,不再理會,反唇相譏道:

  「我也看錯你,以為你是個女神,原來比臭茅坑還臭!」

  「你個大傻逼,你再罵試試!」

  「罵就罵,我還怕你不成,反正撕破臉了,你就是一個爛貨!垃圾!臭茅坑
!髒死了都!」(最後兩句是我湊來搞笑的。)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
(觀光客) atfan - 114.41.248.91 - 2022-05-12T22:43:15 QQQ